您当前的位置:海峡新闻网 > 国内 > 正文

“打黑除恶”的东风 能吹散金都市场上空的阴霾吗?

发布时间:2018-12-11 17:40 来源: 未知

  ——书于全国上下“保护民营企业家合法权益”、“打黑除恶”呼声阵阵,而官商勾结非法倒卖国土、操纵民营企业的利益输出方迫害民营企业家、豢养黑恶势力强占市场的罪恶行径正在进行时

  2018年1月,国务院发出《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而事隔十月后,中央又传来新的精神:2018年11月1日,总书记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讲话,其中第六条特别指出:保护企业家人身和财产安全。从年头到年尾,从中央传出的声音都昭示着我国正走在通往民主、通往法治、通往富强、通往多元化经济发展的正确道路上。然而,地处湖北宜昌的同升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同升公司)的下属产业金都建材批发市场,此时却仍处在官商勾结、警匪一家、黑恶势力横行的阴霾笼罩之下......作为一个深知金都建材市场内情的知情者,不禁生出些许担忧:东风已至,可是能吹走“金都”上空的阴霾吗

  阴霾笼罩并非悚人听闻,些许担忧亦非空穴来风,都是有充分的事实及理由作支撑的!其中官、商、黑恶势力纠结得错综复杂,时间跨越达十数年之久,累累罪恶罄竹难书,只能期盼着正义的审判来还人民一个公道!在此我试图择重从这样几个方面来梳理,尽可能展示出所谓“阴霾”的本质:

  一、追根溯源。2005年同升公司通过挂牌竞拍获得524.72亩国有土地使用权。土地出让成交后,最终由于未付清成交款,其中240亩土地并未取得土地使用权证,按规定应在一年后由国土局收储该宗土地重新招拍挂,但2006年该宗土地并未被收储,相反在2007年没有任何一方取得该宗土地的土地权证的情况下,金东山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在这240亩土地上开始了大规模的工程建设,到2009年工程历时三年全线竣工(是不是有些奇怪如此庞大的没有立项、没有规划、没有审批的非法建设为什么就没有职能部门叫停呢?)。直到2009年前后,本文主角郭铁祥以同升公司法人的身份与当时的伍家区政府某些官员勾结,开始谋划为非法倒卖的240亩国土披上一件合法的外衣。为什么敢在这里直言不讳地说是“非法倒卖国土”呢?笔者在此只提一个事实,也许普通百姓不懂,但相信相关职能部门便心如明镜:所述被非法倒卖的240亩土地在2007年就被金东山建设发展有限公司用于开发建设,2009年就已建设完成投入运营,而2010年8月金东山建设发展有限公司根据宜府函【2010】123号的批复才通过土地收储出让取得土地使用权!在人民当家作主的社会主义国家,面积如此之大的国土被非法建设运营四年后还未取得土地权证,相信每个中国公民都表示闻所未闻!但它就实实在在地发生在湖北宜昌。郭铁祥伙同政府官员非法倒卖同升公司并未取得土地使用权证的这240多亩土地给金东山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当时的交易市值达300万元/亩,但是当时的交易价格却只有27万元/亩!买方宜昌金东山建设发展有限公司的直接操办人名叫何文忠(此人系时任伍家区公安分局局长曾浩引荐。众所周知,面积如此巨大、数额如此巨大的国有土地非法交易,背后没有强大的“保护伞”团队支撑,是无法进行的)。该交易非法所得达数亿元人民币,除部分被郭铁祥占为己有外,其它全部被郭用于拉拢腐蚀与该宗土地非法转卖相关的政府官员,这些人通过钱权交易形成郭铁祥“保护伞”网络,为以郭铁祥为首的黑社会集团以后的暴力抢夺市场、买人行凶、雇人顶罪、以虚假诉讼为手段侵占公司巨额财产开通了坦途。

  二、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郭铁祥一旦傍上了政府这棵大树,用当下流行的一个网红词来说:开始“膨胀”了!公司的财产在增长,同时郭铁祥的野心也在增长。为了他的罪行不败露,他必须想方设法清除公司内不能跟他同流合污的其它股东。持有46%同升公司股份的股东邬险锋就是他必须清除的对象!其中具有代表性的有这样一个案例:郭铁祥伙同宜昌国闰工程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闰公司)以虚假诉讼为手段,侵占、诈骗同升公司财产。

  2013年12月26日,同升公司法人郭铁祥代表同升公司与国闰公司签署了一份关于金都批发市场二期工程的总承包合同,合同价款为1.4亿元。随着工程进度,同升公司于2015年底付给国闰公司工程款共计7000万元。而在2014年至2016年期间,郭铁祥伙同国闰公司将本来包含在原工程总承包合同中的部分项目以同升公司的名义重复分包国闰公司或其它公司,这部分重复分包的价款达到7000万元之巨。以上是郭铁祥伙同国闰公司侵吞同升公司巨额财产的第一步,有了这个基础,接下来以郭铁祥为首的一伙利欲熏心的不法份子开始疯狂实施蓄谋已久的掏空同升公司、将公司巨额财产非法占有的一整套计划!

  1.当郭铁祥伙同国闰公司将造价1.4亿的总包合同中的造价达7000万元的项目分包出去后,实际上国闰在项目验收之前所完成的工程量造价远远达不到7000万元了,而公司在2015年就已付给国闰7000万元的工程款,但在2016年,在郭铁祥的主导下,国闰仍以同升公司拖欠工程款为由,以1.4亿元工程款为标的,将同升公司起诉;同时伙同重复发包后的消防系统工程安装合同主体“湖北亮亮消防装饰工程有限公司宜昌分公司”以拖欠工程款为由将同升公司起诉。郭铁祥作为同升公司的法人,为何会伙同其它公司来伪造工程合同,制造公司拖欠关联公司债务的假象,最终将自己的公司送上法庭呢?这一切正显现了郭铁祥的“高明”之处:他以非法运作出来的“债权人”在法院主张权利为手段,然后通过“保护伞”的庇护,顺理成章地在法院以超低价拍卖在建金都二期,从而达到恶意降低其它股东在同升公司合法财产市值的目的,为低价收购其它合法股东的股分做出前期铺垫!

  2.在“保护伞”的作用下,金都二期近十万平方米的建筑,市值保守也达15亿元人民币,而法院通过指使评估公司恶意高失真评估、多次流拍等手段,最终仅以市值2亿元人民币起拍!2亿元,仅仅只能支付项目的建设费用而已!并且因为国闰公司的虚假诉讼,法院对工程仅完工70%的金都二期违规查封至今达四年之久,故意使得涉及三百多个商户数千人就业的金都二期成为“烂尾楼”!通过诉讼将在建的二期查封,使之成为“烂尾楼”是郭铁祥黑社会利益团伙侵占公司财产必不可少的重要一环。因为一旦二期建成投入运营,价值得到体现,那么哪怕郭铁祥有通天的本事,哪怕有更高级别的法官下命令,也没有任何一家评估公司能把评估标的降到2亿以下!所以处心积虑的郭铁祥黑社会团伙在金都二期完成70%的时候便运作出这起虚假诉讼,查封在建的金都二期,正是这个“烂尾楼”的表面形态掩盖了金都二期所隐含的巨大商业价值和增值空间,为恶意高失真评估打下基础!

  3.实际上,同升公司是有能力支付金都二期工程款的。在二期建设初,郭铁祥已向三百多家商户进行了商铺预售,预收款达到2亿多元人民币!但预收款项去向不明;并且伪造出数千万元的工程合同,造成公司拖欠工程款的假象,直至被诉讼查封金都二期!查封二期项目不仅损害了公司利益,最主要的是三百多家商户的合法权益受到了分割,导致长期数百人在金都市场拉横幅维权,造成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

  三、无独有偶。或许是郭铁祥也深知:这些蛀虫将不遗余力地为他保驾护航,但仅凭捏造一个以1.4亿元为标的的虚假诉讼还是无法将不愿与他同流合污的股东邬险锋所持的46%的股份侵吞的!于是郭铁祥以勾结国闰虚假诉讼拍卖金都二期同样的手段,几乎是同时勾结股东邬险锋的民间债权人炮制另外一起虚假诉讼来拍卖股东邬险锋的公司股份:

  2013年间,股东邬险锋与吴正伟、余焕云、余焕春等人操控的广贸商行发生了高利借贷关系,陆续从广贸商行借出了2000多万元投入到公司建设之中。广贸商行并不具备金融行业的经营资质,深谙此道的郭铁祥当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鉴于2000万元的标的实在太小,无法查封拍卖邬险锋在同升公司持有的股份,于是郭铁祥串通这伙债权人通过利滚利计入本金、甚至是伪造银行流水作为诉讼证据等犯罪手段将诉讼标的提到6000万元。郭铁祥给出承诺:只要是法院能以6000万元的标的将邬险锋的股份拍卖执行完成还款闭环,郭将以3倍也就是1.8亿元人民币的价格直接从他们手中回购!在此动力下,宜昌市三峡坝区人民法院相关执法人员,授意不具有司法审计鉴定资质的长江审计事务所及长信审计事务所违法违规恶意降低评估股东邬险锋所持股份市值标的,直至邬险锋股值由2017年的市值8亿变成了评估值仅6000多万元而起拍。在邬险锋于2018年6月向宜昌市财政局申诉后,鉴于严重违法违规所促成的审计评估报告漏洞百出,坝区人民法院才被迫中止拍卖程序,使得邬险锋的合法财产暂时得以保全。此项“保护伞”行动的主要前端行为人是法官兰昌国,对邬险锋在同升公司所持股份进行市值审计的两个审计事务所皆有人证证明所出具的审计结果为法官兰昌国授意,迫于法院的压力不得不出具高失真的市值评估报告。

  四、正义的力量在强大的“保护伞”面前曾经是如此的不堪一击。2014年12月,一直想息事宁人的股东邬险锋眼见公司财产不断流失,其在公司的基本分红、管理的权益都无法实现(股东邬险锋自在同升公司投资以来,公司收租每年都是几千万元,财产每年呈几何指数增长,但其却没有参与过一次股东分红,说来真是令人难于置信),决定不再隐忍下去,开始拿起法律的武器向以郭铁祥为首的黑社会集团开炮;于2014年12月1日向宜昌市公安局经侦支队举报原同升置业有限公司法人郭铁祥在任职期间涉嫌职务侵占,挪用公款。该局经侦支队受理立案侦查,于2016年初侦查终结并向宜昌市人民检察院提交了宜公经字【2016】02号起诉意见书。后来案件被检察院以挪用资金用途不明为由,二次退回补充侦查,于2016年11月26日犯罪嫌疑人郭铁祥被检察机关取保候审。从公安机关立案之日起的三年多之后 ,于2017年5月犯罪嫌疑人郭铁祥被免予起诉。

  作为我们这些对金都市场内情了然于心的公司职员,看着宜昌市公安局《起诉意见书》倒数第二段“上述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足以认定”的结语,却面对不法之徒在损害公司的利益、损害他人的合法权益、把公司的巨额财产侵占之后被撤销案件免予起诉的事实,直感觉到法律在我们老百姓心中的神圣地位被践踏得体无完肤,宜昌市公安局经侦支队的办案人员立案一年多来针对九起互不关联的案件积累下的42卷1045页办案卷宗移交到检察院后,检察院两年后得出的结论居然是撤销案件,不予以起诉!不予以起诉的根据是检察机关在案犯取保候审期间相互串供后的案件复核口供材料,从而得出的犯罪证据不足!九起案件,每起涉案金额都是过千万,居然被公安机关侦查终结的九起不相关联的案子到了检察院都是证据不足!是不是太匪夷所思了呢?此时此刻,作为平头百姓的笔者,感觉到作为一个文明人不能说脏话,我都无话可说了!这时我又想到郭铁祥2010年曾经因行贿罪被逮捕羁押,但案子到了检察院后也是被免予起诉!我脑子里一下子蹦出唐代诗人王昌龄的《出塞诗》:“但使龙城飞将在,不叫胡马度阴山”。

  郭铁祥在铁证如山的情况下被检察院以挪用资金的去向未查明为由将其取保候审,进而又将其免予起诉,到底是说明了什么?难道侦办此案的公安办案人员是一群酒囊饭袋,耗时两年办了一起冤假错案,而导致郭铁祥被错误逮捕关押达一年多时间?若此案是一个错案,那么不得不请求湖北省监察委过问一下:1.因错案逮捕羁押郭铁祥、徐佳达一年多时间,为什么在下文免予起诉二人前不是跟这二人商谈国家赔偿的相关事宜,而是让这两人跟检察机关签署什么“放弃国家赔偿协议”作为不予以起诉的条件?2.职能部门对造成如此错案的宜昌市公安局经侦支队的办案人员作出了如何的处理?若不能定义为错案,那么最终却让不法分子逍遥法外的原因究竟是什么?难道正义的力量在强大的“保护伞”面前真的是如此的不堪一击吗?

  五、黑恶势力的终极表演。在“保护伞”的庇护下,郭铁祥即使在狱中,仍与社会黑恶势力勾结,欺压市场商户;特别是在郭铁祥取保候审前夕,通过“保护伞”的运作,郭竟然在狱中与宜昌有名的黑社会头目洪吴发勾结上,(洪吴发系原宜昌市CBD最大电玩赌城——鑫鑫电玩城的老板,当年曾被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曝光,但在强大保护伞的庇护下,风声过后不了了之。)洪吴发声称取得了当时还在狱中的郭铁祥、徐佳的授权,行使二位股东在同升公司的所有权利。并以郭、徐二人代言人的身份登报通知2016年11月4日在桃花岭饭店召开同升公司股东会议。议题就是要解除股东邬险锋在公司的任职,由洪吴发担任总经理;最让人出乎意料的是:在这样一个由黑社会势力主导的不合法的公司会议上,居然有众多伍家区政府的政府官员参与,分别是伍家区政法委副书记、伍家区商旅局局长、伍家街道办事处书记、向阳派出所所长李茄林。并由伍家区政法委书记发表祝贺黑社会头目洪吴发出任同升公司总经理的贺词!这样赤祼祼的为黑恶势力站台的“保护伞”恶劣行径真是让人目瞪口呆!

  这还是第一步,2016年11月24日,郭铁祥、徐佳出狱前的一个月,郭为了出狱后顺利接管金都建材批发市场,实施第二步计划:洪吴发组织近两百名社会闲散人员及几十名着装警服人员乘坐几十辆轿车、中巴车从市场三处入口同时冲进公司办公场所,不分青红皀白逢人就打,逢物就砸,将工作中的公司职员艾铁佴、肖振明打成重伤,同时还对十几名勤务人员肆意殴打、喷辣椒水、甚至逼迫抱头下跪(万幸这一切被市场许多具有正义感的群众拍下了珍贵的视频、照片)!当有关人员报警后,本来离派出所几百米的距离,出警人员四十分钟后才出警到现场;可笑的是案发现场出现了“和谐”的一幕:参与打砸的社会闲散人员从警车旁不急不徐地撤离,并且还有着警服的人员在出警警察面前强行将公司安装的监控摄像头尽数拆出,毁灭证据后才在出警警察的注目礼中离开现场!此情此景,不得不让人生疑。

  2016年12月28日上午8点半,也就是郭出狱后的第二天,伍家区向阳派出所副所长李茄林突然带领警察出现在金都市场,安排三辆警车守住金都市场的三个出入口,所有人只准出不准进,然后洪吴发带领更多的打手,再次携刀带棒冲进金都市场的公司办公场所,用暴力方式将郭铁祥入狱期间公司其它股东聘任的工作人员全部清场,他们一直叫嚣:“打死打伤,五万一个!洪总已准备了200万在车上”。直至将公司招聘的员工全部赶出公司的大门,派出所副所长李茄林才带着警察撤离!(以上警匪一家亲的恶劣犯罪行为均有视频、拍照资料)。至此,在保护伞的保驾下,郭铁祥勾结黑社会势力在他出狱的第二天就用暴力手段非法强占了金都市场的控制权,又走上了他的侵占公司财产、非法经营之路。

  在处理“打砸抢”后事的时候,派出所副所长李茄林将“保护伞”为黑社会暴力事件善后的前端角色演绎得淋漓尽致:李茄林对金都发生的严重暴力恶性抢夺强占案件不管不问,却多次代表洪吴发这个黑社会头目到医院与被打成重伤的艾铁耳谈私了条件;由于殴打致使艾左眼失明,社会舆论压力一边倒,李茄林指使洪吴发安排三名并未打过艾铁耳的社会青年交给派出所顶罪,对社会造成如此恶劣影响的黑社会暴力案件,却用普通打架案处理,三个顶罪人员一个被判一年多,两个被判缓刑;郭铁祥、洪吴发代表同升公司,动用公司公款300万元,分发给参与两次打砸抢夺金都市场的凶手作为奖赏;同时洪吴发委派他的亲信王宗国出面代表同升负责人郭铁祥、洪吴发处理三个顶罪人员坐牢的经济补贴。2017年的某一天,王宗国在宜昌开发区东山大酒店召集三个判刑人员的家属进行经济补偿,公布因打砸抢占金都市场遭受公安机关关押的人员补贴标准为每天200元。

  如此恶劣的有组织,有预谋,有善后的黑社会暴力集团案件在强大的“保护伞”庇护下,竟以普通打架案定性,就这样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终消失于无形!在社会主义法治社会的口号里,股东邬险锋作为一个合法公民的合法权益继续得不到保障,偌大一个金都市场上万人仍旧生活在被黑社会强占非法经营的阴影之中,“保护伞”与黑恶势力仍在进行着见不得光的钱权利益交换!

  不知各位看官此刻的心情如何,此时是不是对文章标题中的“金都上空的阴霾”有所认识呢?我们知道很多涉黑案件中所述的政府官员是充当了“保护伞”的角色,而盘踞在在金都市场的黑社会集团,我们的政府官员居然是冲锋在前的那一员,这从法官亲自指示审计公司非法评估、从几级政府官员亲自参与黑社会性质的聚会、从派出所所长亲自驾驶警车在暴力事件发生现场封堵大门(不是封堵大门抓施暴者,而是保护施暴者安全撤离)、为金都上百人参预的流血事件善后就可见一斑!从这个层面来讲。

  “打黑除恶”的东风已刮了一年,但容纳数千商户经营、上万百姓就业的金都市场仍依然被那一群挥舞刀棒的地痞流氓主宰,身背重案的黑社会事件的主使者、主谋者依然逍遥法外,甚至非法评估拍卖的虚假诉讼仍在进行当中!谁能告诉我,“打黑除恶”的东风,能否吹散金都上空的阴霾呢?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