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海峡新闻网 > 国内 > 正文

“妙”放高利贷“巧借”官权欲整死民企老板于死地

发布时间:2019-01-25 15:08 来源: 未知

  本网桂林讯(张勇 黄小福 李明)日前记者接到桂林企业家曾汉云多次投诉反映,称他为偿还银行贷款,2014年11月经人介绍,他向以王泽辉名义的出借人借款400万元。该借款的商谈、转款、签订借款协议、办理大成公司股权质押担保登记手续、催款等一系列事宜均为桂林市雁山区法院时任执行局副局长的秦少革法官办理。他不认识王泽辉且未谋面。到2018年元月份,在他强烈要求下,秦少革才同意本人和王泽辉见面。因他未能按期还款,出借人以王泽辉名义向桂林市秀峰区法院起诉。这本是当事人行使权利的正常行为,但出借人利用与秀峰区法院领导的特殊关系,从立案到现在,曾汉云发现秀峰区法院领导干涉法律,实在是太明目张胆了。使案件审理过程中出现一系列非正常行为。为记录事情真相,记者到广西桂林市进行了深入了解。

\

  (桂江壹号的字是原广西自治区党委副书记,宣传部长到平乐县调研时题写的。被查封的“桂江壹号”30套房产全部由第三人分别于2014年至2018年初购买,与开发公司签订了购房合同、交付了部分房款,多数业主已装修、居住其间长达几年之久。)

  单方私改合同内容“合法”起诉举债老板

  记者从一些文字材料和数据得知企业家曾汉云是2010年经桂林市人民政府签约的招商引资1.5亿元人民币到平乐县开发建设的外来投资者,开发的“桂江壹号”综合楼项目成为平乐县城市面貌改造的重点项目,也是平乐县的地标性建筑。该项目2011年初开工,2013年底已全部完成该项目的投资。由于政府一些特殊原因,该项目2014年暂停。当时的广西新闻媒体(南国早报、广西电视台、桂林晚报、桂林电视台及中国改革报)都报道了此事。为偿还银行贷款,2014年11月经人介绍,他向以王泽辉名义的出借人借款400万元,偿还银行到期的贷款。该借款的商谈、转款、签订借款协议、办理大成公司股权质押担保登记手续、催款等一系列事宜均为桂林市雁山区法院时任执行局副局长的秦少革法官办理。

  曾汉云与王泽辉并未谋面,也不认识。到2018年元月份,在曾汉云强烈要求下,秦少革才同意本人和王泽辉见面。因曾汉云未能按期还款,出借人以王泽辉名义向秀峰区法院起诉。“这本是当事人行使权利的正常行为,但出借人利用与秀峰区法院领导的特殊关系,从立案到现在,曾汉云发现秀峰区人民法院领导干涉法律,实在是太明目张胆了。使案件审理过程中出现一系列非正常行为。不及时对被告提出的管辖权异议作出裁定。原告在起诉时,利用其在被告签字盖章后,单方擅自将其制作的借款合同中‘由借款人住所地法院管辖’改成‘由出借人住所地法院管辖’的合同,向秀峰区法院起诉。被告收到应诉材料时才得知此情况,立即在法定期限内的2018年8月28日提出管辖权异议并申请对原告擅自改动的文字作司法鉴定。但秀峰区法院未考虑被告的合理、正当请求和理由,至今已达140日既未进行司法鉴定,也未作出裁定。”

  动用“官权”违法超标查封第三人合法财产

  记者在调查中获悉,在经济纠纷借贷中,法院不按常规办理,采取违法超标的查封、违法查封第三人财产。涉案债务在借款时曾汉云已经按秦少革要求,用桂林市大成食品有限公司100%股权质押担保,并由秦少革经手办理了股权出质登记,股权出质设立登记核准通知书为(高新)股质设立准字(2014)第10号。大成食品有限公司拥有的不动产位于桂林市七星区万达广场旁,经评估,当时其价值为3000余万元人民币,实际市场价已远远超过此价值。该资产远远超过借款本息,不应当再进行诉讼保全。但秀峰区法院不仅进行保全,而且超标的查封第三人财产。于2018年9月10日查封了位于平乐县平乐镇的云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发的、已出售给业主有些正在办理不动产证的30套房屋及曾汉云、黄建玲的1栋房屋和一宗1000平方米的建设用地。

  违规超标的查封。本案借款本金为400万元,原告起诉标的为700万元,申请诉讼保全标的为700万元。但秀峰区法院查封的房地产价值却高达1820.79万元(不包括桂林大成食品有限公司的财产),其中,位于平乐镇桂江壹号房屋30套共4209.08㎡,以均价3800/㎡计为1599.46万元(2013年~2017年的实际价格,现在价格5000元∕㎡以上);平乐二塘第030093号宗地1004.14㎡价值181.6万元(见评估报告);平乐二塘桂房权证字第005740号房屋141.91㎡,以2800元/㎡计为39.73万元。根据最高法“关于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第二十一条规定,查封、扣押、冻结被执行人的财产,以其价额足以清偿法律文书确定的债权额及执行费用为限,不得明显超标的额查封、扣押、冻结。发现超标的额查封、扣押、冻结的,应当及时解除。本案查封额已高出标的额近三倍,应当解除。明明申请人请求保全的是700万元财产,秀峰区法院为何要查封1800余万元?法律依据何在?

  查封第三方合法财产。查封的位于平乐镇桂江壹号30套房产系早已出售给第三人的房产。被查封的“桂江壹号”30套房产全部由第三人分别于2014年至2018年初购买,与开发公司签订了购房合同、交付了部分房款,大多数业主已装修、居住其间长达几年之久。目前,这些房屋正在平乐县房管所办理不动产登记手续,待手续完成再报至平乐县不动产局发放不动产证。由于两个部门的工作程序问题,以致造成平乐县不动产局查询的这些房产仍在云天公司名下的情况。

  被查封的房产的购买人分别为:张XX(已入住)、 黎XX(已入住3年)、 周XX(已入住4年)、 黄XX、刘XX、 林XX(已入住)、黄XX(已入住)、 廖XX、管XX(已入住4年)、 代XX、 吴XX、 李XX(已入住)、尹XX(已入住)、钟XX、 莫XX、诸葛XX(已入住)、 申XX、 黄XX(已入住)、 黄XX、张XX、 黄XX、 谭XX、 简XX、 陈XX(已入住3年)、 申XX、韦XX(已入住)、刘XX等业主。见到记者来访,业主黄先生说,开发商的借贷关系,怎么会殃及我们这些无辜啊,国家还有王法吗?

  经记者查阅国家相关法律得知,根据最高法“关于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九条规定,对登记在被执行的房地产开发企业名下的商品房提出异议,在人民法院查封之前已签订合法有效的书面买卖合同;已支付的价款超过合同约定总价款的百分之五十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上述房产均为房地产开发企业开发的商品房,均与买受人签订了房屋买卖合同并支付了相应房款,许多房屋已被买受人实际使用多年。二十多户业主准备到市中院上访、请愿,为了维护社会的稳定,依法不应当进行查封。

  颠倒债务人担保人。平乐县云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不是本案的债务人也不是担保人,与本案本无任何关系。但原告以该公司系独资公司、与被告曾汉云构成人格混同为由,硬将该公司列为被告。云天房地产开发公司为有限责任公司,与一人公司有严格的法律区别,不应为自然人承担没有担保承诺的相关责任。为此,秀峰区法院亦不作审查,以原告申请并提供了担保为由(230万元的保函),便查封了云天公司名下、已出售的30套价值近1600万元的财产。综上情况充分说明了该400万元借款是秦少革的,只是出于秦少革是雁山区人民法院执行局副局长不便出面,王泽辉只是演员而已,真正的导演是秦少革。据曾汉云向记者透露,这些他都有录音为证。

\

  (大成食品有限公司拥有的不动产位于桂林市七星区万达广场旁,经评估,其价值为3000余万元人民币,实际市场价已远远超过借贷价值好几倍。)

  借款民企期待上级机关介入调查放贷官员

  值得媒体特别关注的是:本身借款人是雁山区人民法院执行局原副局长秦少革(现任行政庭庭长),王泽辉只是一个掩护罢了,真正的导演是陈少革。一个执行局副局长有四百万吗?有录音为证,王泽辉只有几十万而已,如果是王泽辉的资金,会拿几百万元交给无亲无故的外人去放高利贷吗?请求贵院详细调查这四百万元的来龙去脉以及超标的查封的幕后操作人。

  目前受害企业法定代表人曾汉云再次请求秀峰区人民法院按借款合同的约定,将案件移送有管辖权的平乐县人民法院审理,并撤消查封裁定书。因为人民法院是代表国家维护公正、正义的神圣地方,不应以私情代替法律。桂林市秀峰区人民法院徇私违法办案,必须予以纠正和处理,以维护广大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

  《中国共产党党员领导干部廉洁从政若干准则》(以下简称“准则”)中指出,党员领导干部禁止私自从事营利性活动,包括个人或者借他人名义经商、办企业,违反规定买卖股票或者进行其他证券投资等行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中规定,民间借贷的利率可适当高于银行利率,各地人民法院可根据本地区情况具体掌握,但最高不得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包括利率本数)。超出此限度的,超出部分的利息不予保护。《社会时政》记者调查发现,在一些涉腐官员参与下,借贷领域乱象丛生,有的涉腐官员在利益的驱动下,不惜铤而走险,从幕后走到前台。

  2018年12月26日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联合出台政策《关于着力发展壮大民营经济的意见》,其中第(三十八)依法保护民营企业产权和企业家人身安全。严格规范涉及民营企业、民营企业家案件处置法律程序,依法慎用拘留、逮捕和查封、扣押、冻结等强制措施,最大限度减少对产权主体合法权益和正常经营活动的损害及影响。推行行政执法公示、执法全过程记录、重大执法决定法制审核“三项制度”。

  明明申请人请求保全的是700万元财产,秀峰区法院为何要查封1800余万元?法律依据何在?秦少革作为一位法官,一位公务员,不好好为老百姓服务,却利用法律和手中职权,“妙”放高利贷“巧借”官权欲整民企老板于死地的做法与中央和地方政府要求对着干,值得我们媒体深思和关注。

  最后曾汉云向记者透露,秦法官经常带女朋友到厂里来催债,要是我们稍微不从,马上收到短信和电话威胁,这已经严重影响厂里的正常生产经营。这行为已经违背相关法律规定,希望上级部门介入调查此案,查明事实真相,及时维护企业和群众财产的合法权益。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